第一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医士无双 > 第230章 认输
    从安卡宾到国内,需要整整十八个小时。

    周一生等人来时早有经历,最快的中转方式是走迪拜停留六小时,好一些的可以直飞南非的约翰内斯堡,至少是一次性到了非洲,最让人无法忍受的就是飞一趟欧洲法国,才折返回来从北非进入非洲大陆,二十个小时。

    但是就如张茉莉火速杀来一样,他从罗尔达国际机场回到港城,只用了仅仅十三个小时。

    中途并未有过停留,湾流g650的油箱足够一次性完成这样漫长的旅途,而飞行速度更要比民航飞机快出不少,号称最豪华的私人飞机,绝不是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下了飞机,已是晚上十点。

    张茉莉深吸一口气,有些如释重负,也有些心神焦虑,像是应了那句‘才下了眉头却上了心头’。

    她需要给陆香一个解释,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明明说好带贺丛霜回来,却只有她一人。

    张茉莉了解陆香的性格,有着些顶级商人的暴戾,因为她要管理涉及到十几万人饭碗的庞大跨国企业,而且还是幕后操盘手,陆家一直隐藏,做着水下的人。

    否则上了富豪榜,贺丛霜这样的国内顶级流量,不可能不被人扒出家庭背景。

    其实,张茉莉心里有一个不错的解释方案。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她自己也有些拿捏不准事情的靠谱性。

    所以,也就造成了眼下的难堪局面,因为她与陆香是不同的,她更优柔寡断,像一个慈祥的妈妈,而陆香就是严父,她最终还是没能躲过贺丛霜的求饶。

    “哎,这丫头,难为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出了机场,车子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“茉莉女士,我们去哪儿?”

    张茉莉道:“先不去浅水湾了,去一趟我的公寓吧。”

    别看张茉莉住得只是公寓,但港城的房价位居世界第一,同样是富豪区,一间四百平米的复式跃层,足可眺望半个港岛,可想而知其价格的昂贵。

    来到地下停车场,张茉莉下车前道:“在这儿等我。”

    司机没有熄火,安静等待。

    不出十分钟,她下来了,没有洗漱,脸上挂着疲惫与长途旅行后妆容的垮掉,但她手上的行李变成了一个木盒,古朴深邃的样子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浅水湾。

    张茉莉在陆宅门前下车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才缓步走进陆宅。

    进入大厅。

    佣人说老太爷已经睡了,她问:“那陆总呢?”

    “陆总也才刚回来,好像去浴室泡澡了。”

    张茉莉点点头,径直去了陆香的房间,佣人知道这位在陆家的地位,哪怕是老太爷的房间,也畅通无阻所以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来到房间。

    浴室里放着音乐,让张茉莉松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这算是给了她准备的时间。

    约莫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浴室内的音乐声熄灭,拖鞋的踩踏隐隐传来,而张茉莉已经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陆香出来了。

    见到张茉莉,登时一愣,本是想关切一句‘长途劳累’,但往周遭一看,脸色就明显低沉下来,但她也不说话,只等着张茉莉自己开口。

    张茉莉心里无奈,却也得硬着头皮说。

    她笑着指了指面前的茶几:“你这么早泡澡,应该是忙完了,一起喝点?”

    一瓶酒,就想打发她陆香?

    陆香是不屑地。

    可在看到桌上的酒瓶,与木盒时,她又呆了一下,即便愤懑,可话音稍是婉转了一些:“1945的木桐,你上次拍走的那瓶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可不便宜,同品级同批次的早就被收藏家包圆了,近十年唯一的出售记录就是这瓶了,花了我六十万米金,我一度认为那些人是故意不卖,联合起来炒高价格。”

    陆香被酒所迷惑,因为的确是好酒。

    木桐是五大酒庄之一,1945也是它的辉煌巅峰,曾一度超过拉菲、拉图酒庄,评分达到最高值一百,那一年也是二战胜利,颇具纪念价值。

    而最主要的……

    张茉莉拍下的酒是最高品级的典藏款,当做收藏品可以,却很少人喝,也因为数量稀少,价格随之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陆香也是想要的,但她最后让了一手,也曾问张茉莉,什么时候开瓶。

    张茉莉说:“等我出嫁那天,分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陆香知道有可能不会又那一天,所以可见她对这酒的喜欢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是赔礼?”

    张茉莉心虚,但也只能承认:“这么说不好听吧?”

    “呵,你自己喝吧,然后……三个月别出现在我面前。”陆香还是生气了,因为赔礼昂贵,越说明张茉莉心虚,可她既然知道后果,为什么还要这么做?

    这就是故意而为之了,什么解释都说不通。

    “你别急,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不听!”

    听起来,好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似的拌嘴,但事实上,场面一度冷漠。

    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就像陆香懂张茉莉一样,她打什么主意太清楚不过,张茉莉也懂陆香,知道她眼下的态度肯定是说不通了……

    因此,即便心里也拿不了准儿,只能用了杀手锏——

    “听我说完,我立马走,三个月不见。”

    这叫杀手锏?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起码陆香能把话说完,只要能说完,事情说不定就有转机。

    因为她了解陆香,干耗着只会让两人的情绪更加糟糕……

    陆香凝视过来,静默了片刻,点了头:“说吧,说完拿着你的酒走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可谓是呛人,丝毫不留情吗……

    张茉莉也委屈啊,自己这个干妈当的,真的里外不是人,在非洲有贺丛霜摆臭脸,回来还得伺候她母亲,真的想大骂一句法克。

    “丛霜说,圣诞前后回来,回来就不走了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香丝毫不觉得意外,因为拖延战术是她女儿的本命技能,她早就领略过太多次了,所以……

    “再见,慢走不送!”

    张茉莉也是气住了,竟然真的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唯独那酒,她没拿……

    只等到张茉莉走到门口时,冷不丁又开了口:“我估摸着,圣诞,你女儿,能带回个男朋友!”

    “不是跟你开玩笑,人我见了,秦中人,医生,年纪比他小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不信是吧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信!”

    “但这就是事实,就跟贺炳添不把你第一才女‘陆女神’放在眼里,张口闭口‘老陆’‘老陆’的喊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你女儿眼里,那男孩就是贺炳添,能肆无忌惮‘老贺’‘老贺’的叫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你更愿意说丛霜像他爹,但在择偶标准上,你俩一个鬼样子,我是无法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张茉莉走了。

    心里,那叫一个爽啊。

    你女儿给我摆臭脸,你给我摆臭脸,老娘受够了!

    可是。

    就在她行至走廊……

    ‘哒哒哒’的脚步声跟了出来,伴随着喘气声带起一句不情愿的委婉:“茉莉,你,你站住!”

    张茉莉笑了,心里乐开了花,但她始终知道那个度,明白什么是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回身。

    “酒钱赔给我,我就跟你说经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赔钱,我说一个字,我就不叫张茉莉。”

    陆香有些痴呆……

    此景此景,两个中年老女人似乎瞬间回到了大学校园里,面对闺蜜所关注的男人八卦,俨然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。

    陆香认输了,但绝不是输给张茉莉。

    她输给了自己的女儿。